还记得300吨病死猪被埋那个省吗?中央环保督察组称,根源是不敢碰硬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12-24

 

中青在线北京12月24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世昕)今年8月中央环保督察组揭开了浙江省湖州市300吨病死猪被掩埋事件的盖子,今天,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向浙江省反馈意见时指出,这起事件的根源是一些地方在解决“老大难”环境问题时不敢碰硬。

2017年8月23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检查杭州市天子岭垃圾填埋场,发现该场日处置垃圾量超出设计能力2倍以上,带来环境隐患较大。

中央环保督察组今年8月-9月间在浙江督察时曾接到当地居民举报称,湖州市经济开发区三天门固废处置中心长期臭气扰民,百姓投诉无门。督察组针对群众举报问题督促地方核查后,才发现该企业在三天门大银山违规掩埋约300吨病死猪。中央环保督察组认为,这是当地一些部门长期对环保问题不敢碰硬才导致百姓关注得不到解决。

2017年8月25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浙江省温州市违法围填海问题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地方在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大量实施围海造地工程,严重破坏生态环境。

今天中央环保督察组给出的当地另一个不敢碰硬的案例是,杭州市桐庐县在富春江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违规建有12幢别墅,但2013年以来多次排查中均未按要求上报,也未进行清理整治。嘉兴市不仅未对新塍塘饮用水源保护区原有5个商业地产项目进行清理,又于2014年违规审批占地面积达8000平方米的嘉德别墅项目,目前该饮用水源保护区违建项目占地达7.12万平方米,给饮用水水源保护带来隐患。

除了不敢碰硬,中央环保督察组认为,浙江省的一些地方、一些部门在环境治理方面还存在监管不严的情况,绍兴市、金华市等就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了名。

2017年8月25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检查温州市瑞安县东山垃圾填埋场,发现该场大量垃圾渗滤液未经处理直排,环境污染十分严重。

绍兴市水处理发展有限公司在印染废水集中处理设施提标改造过程中弄虚作假,未按要求建设深度处理设施,导致一条60万吨/日的印染废水处理线2016年以来一直超标排放。有关部门就此问题于2016年7月向绍兴市及柯桥区政府作过汇报,但未引起重视;而绍兴市环保局为使该污水处理厂能够“达标排放”,还擅自改变监测评价标准和在线监测点位。

金华市区域性污染问题突出,但相应监管工作没有到位,金华东阳市涂膜产业集聚区23家企业中有18家未配套有机废气治理设施,废气直排,周边群众长期投诉;东阳市有含喷漆工艺的家具企业1392家,但仅198家建有废气治理设施,污染问题突出;永康市655家五金涂装企业中,300家未建废气治理设施,群众反映较多。

2017年8月30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检查杭州市富阳区造纸企业废渣非法倾倒点,此倾倒点位于绍兴诸暨市,浙江省环境保护厅曾要求富阳区对倾倒废渣进行处置,但富阳区政府没有重视。

督察发现,浙江省海洋生态保护不力,对海洋开发利用统筹不够,违法围填海、违规养殖、入海排污等问题比较突出,导致部分近岸海域水质持续恶化,全省2016年劣四类海水比例高达60%,杭州湾、象山港、乐清湾、三门湾4个重要海湾水质全部为劣四类。

浙江省违法违规围填海问题突出,宁波市象山县、宁海县、北仑区、杭州湾新区近年来未经审批实施7个重点填海围垦工程,违法围填海面积达1.03万公顷;温州市及苍南县、乐清市、平阳县等地政府和瓯江口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在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组织实施5个滩涂围垦项目,违法填海2305公顷。国家明确重点海湾和重点河口区域禁止围填海,但2015年7月以来,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在重点河口海湾违规审批44宗围填海项目;宁波市杭州湾新区管委会在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在杭州湾湿地海洋保护区内开工建设“建塘江两侧围涂工程”,宁波市发展改革委核准该工程围涂5347公顷。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各级海洋部门未按要求对违法围填海行为严格执法,仅对少数违法行为进行行政罚款,助长了违法填海行为。

垃圾围城是中央环保督察组给浙江提及的另一大问题,浙江全省生活垃圾处理能力缺口约8000吨/日。由于能力不足,现有生活垃圾处理设施普遍超负荷运行,问题多发、隐患突出。嘉兴市垃圾处理能力严重不足,所辖海盐县至今尚未建成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导致跨省非法倾倒垃圾事件多发。